制杖之人

探鹰本命宁拆不逆~
间歇性抽风炸毛~
高一进行时~
更文随心情(´இ皿இ`)

In the Darkness (PWP一发完)

憋了三周,总算是搞完了,其实我就是为了最后一句写的这篇你信吗。

时间线:纽约大战后。

意识流有,OOC有?

————————

他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在哪里,亦或他是谁。

他很冷,四周只有幽蓝色的冰层。他用力扬起头,后仰到几乎摔倒,却只看见那些冰壁向上,再向上,最后隐入黑暗。上头是别想了。他摇了摇头,沿着脚下漆黑的小路慢慢走着。

这里没有太阳,唯一的光源来自冰层。幽蓝色的光打在他脸上,冲进他的瞳孔,似乎要将他的灵魂占据。他停了下来,转身,看向来时的路。路的两旁已是漆黑一片。他深吸一口气,开始奔跑。

黑暗,就跟在他身后,一如他忠诚的影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已经奔跑了一个世纪,呼吸之间已然带上了铁锈味。但当他向后望去,黑暗,依然紧跟着他的步伐。他有些慌乱,一个踉跄,向旁边栽去。

半晌,他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在诡异的漂浮着。他的身后是那条漆黑的小路,小路和他只隔一层半透明的膜。他脚下发力,来到膜的边缘。他犹豫了一会儿,伸出一只手,探向那层膜。他盯着手臂边缘泛起的层层涟漪,终讪讪地收回手。说实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期待些什么。

他在原地转了半周,惊喜的发现不远处有个小男孩,似乎正在练习什么。他激动飘过去,冲那男孩挥手,大喊,后者却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让他心里咯噔一声。他伸出手,在男孩眼前挥动,对方连眼都不带眨一下。原来他只是个旁观者。对此他只能苦笑。

他环顾四周,发现一切都蒙着一层淡蓝色的雾,阻碍着他的视线。男孩练习的是什么?他眯起眼睛,努力捕捉雾中模糊的轮廓。那是……弓吗?不知是错觉还是怎的,雾好像淡了一些,他可以看见男孩沙金色的头发不羁的上翘着。正当他想看看男孩的面容时,浓雾中传来一声怒吼,着实把他吓了一大跳。“Clint.Barton!你又搞砸了!”随着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他被抛了出去。
“唔……”他捂着自己的脑袋,晕头转向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等到恢复平衡后,他短暂地整理下自己的思绪。

“弓箭啊……总觉得很熟悉呢……”他砸了咂嘴,勾了勾手指头。“Clint·Barton……又是谁呢?”他向冰壁看去,试图通过倒影来看清自己的样貌,却只能透过它们看到里面的内容。“如果按照小说的套路来走,那我大概就是Clint了。嗯我真聪明。”Clint·暂且就这么叫吧·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但是一点都不高兴·Barton叹了一口气,有点颓丧的继续向前走。

这一次,冰壁的透明度强了些,Clint只是站在小路上就能看到里面的内容。这倒是挺省时间。他点了点头,一路看下去。

只一眼,Clint发誓。他只是余光瞟到了那个黑色的身影,就再也挪不开视线。在冰壁中的他被用麻醉枪放倒之前,那个男人黑色的西装,和毫无歉意的“抱歉”,让他当场立在原地。

-

『复仇者大厦   医疗翼』

“滴——”连接在中央男人身上的一起突然发出尖锐的声响。守在旁边的红发女特工一跃而起,按下呼叫铃后面色凝重的看着男人微微皱起的眉头,她盯了一会儿,却发现对方丝毫没有要醒来的意思。她叹了一口气,毕竟有些事情不能强求。

这是Clint被从九头蛇手中救出一个月后第一次动静。

-

Clint呆呆地看着西装男人,半晌,他转过身,奔跑起来。“快点儿啊,在哪里啊!”他看着身边重重叠叠的冰壁和步步紧逼的黑暗,不由得心急起来。“拜托了,别被吞掉啊。”Clint咬了咬牙,向冰层集中的地方冲了过去。

-

“我说,小鸟刚刚真的有动静了?”Tony看着安安静静躺在再生舱里的Clint,不由得挑了挑眉。在他身后,是复联的其他成员,以及一个Agent Coulson。是的,Coulson没死,毕竟神盾总会有些黑科技来拯救这些过度劳累而导致发际线后退的探员们不是吗?

“你可以让Jarvis放录像给你看。”Nat不失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好了。”Steve将Tony没说出口的话挡了下来,换得对方的瞪视。“我相信Nat是不会在这件事上开玩笑的。Dr.Banner麻烦先看下Clint的情况吧。”Steve转向Bruce,对方点了点头。

-

Clint不知疲倦的奔跑着,事实上,他从未感觉自己的身体如此轻盈。“终于。”他停了下来。“找到你了。在他的面前,是一整块晶莹剔透的紫水晶。它所散发的光芒连那些冰壁都被逼退了三尺。他深吸一口气,极为郑重地伸出左手,缓缓贴在了上面。

-

“滴——”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仪器又发出了声响。持续的尖锐的声音似乎要将众人的耳膜穿透。屏幕上的各项数值剧烈的波动着,可正中间的人还是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

Clint愣愣的看着,所有视线的中心全部聚集在那个男人身上:工作时一丝不苟的样子,休息时安静疲惫的样子,面对烧焦的饭菜时手足无措的样子……Clint勾起嘴角,看着记忆中的自己在清晨时刻,伸出手指描摹对方的脸部线条,旋即被对方一把捉住,扣在胸前。他不由得轻笑出声,正如画面中的自己所做的。他感到一种熟悉而温暖的感情充斥在胸腔之中。“Phil.”他轻唤出声,任由一种奇异的情绪将自己包裹起来。

-

就在数值越来越活跃的同时,众人无不惊讶的看见,许久没有动静的Clint,嘴唇忽然翁动了一下。“Jar,我们的小鸟在说什么?”Tony放弃般的转向天花板。而这次,处理功能一向强大的Jarvis难得出现了卡顿。半晌,Jarvis才用一种干巴巴的声音回话。“恐怕Mr.Barton说的是‘Phil’,Sir。”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盯着Coulson,一时间,整个病房中只剩下仪器的滴滴声。

“Agent Coulson,不打算解释下?”还是Tony最先打破沉默。Coulson的眼神躲闪着,却始终盯着Clint。就在他深吸一口气,打算将一切和盘托出时,仪器们发出了另一种,与正常工作截然不同的声响。同时,屏幕上各项生命指标都在飞速下降,心率更是跌落到了40。可以看到,Clint的皮肤下,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幽蓝色,一如Loki的权杖。

-

Clint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他吸了一口气,看着Phil无力地倚着墙滑下,静止的血液一瞬间涌向头部,令他的脑袋嗡嗡作响。紫水晶一下子崩碎开来。
是他的错觉吗?那些冰壁似乎在向他聚拢过来。也许吧。Clint闭上眼,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思考了。

“Clint.”他啪得睁开眼,诧异的盯着黑暗深处。骗人的吧。“Clint.”那个声音有一次传来,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决。

Clint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抬起脚,义无反顾的踏入黑暗,奔跑起来。

他想起来了,他已经许久不曾惧怕过黑了,他有了一道光,一道总能引领他脱离黑暗的光。

意识回归的过程总是痛苦而漫长,Clint感觉自己像是在坠落,耳边一片嘈杂,声音却又模糊不清。

他费力的睁开眼睛。

然后,看见了他的光。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