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杖之人

探鹰本命宁拆不逆~
间歇性抽风炸毛~
高一进行时~
更文随心情(´இ皿இ`)

Exchange (1)

如果Clint 和Natasha是内勤而Phil是外勤。

-

身份梗有。

-

极度OOC

-

——

“已进入。”Coulson端着枪,谨慎的行走在目标基地的阴影之中。十秒前发出的消息依然没有回应。抬起手腕,本可以显示位置的手环屏幕却呈现出雪花状的图案。“啧,干扰真强啊。”Couslon撇了撇嘴。难怪Hawkeye那边这么久没有动静,照平时这家伙早就在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了。还是先待命,等支援来再说。Couslon想着,顺势往角落里缩了缩。

“Nat,你说这个基地搞这么个干扰,自己通信难道不麻烦嘛。”Clint抱怨着,从树林间快速穿过。“他们自己在内部建立了小型微波中继站咯。还有,说了多少遍了,出任务要叫代号。”Clint咯咯地笑了起来。遵守规定从来不是他俩的强项。“不得不说,你模仿Hill副指挥官的语气很像,Black Widow。”他故意在代号上加了重音,获得了“幼稚”的评价。

-

另一边,逐渐逼近的脚步声让Coulosn心中警铃大作。他的枪可没有装消音器,一旦交火,势必要暴露位置,而自己又没有后勤支援,很可能陷入不利的境地。那还是近战好了。

“滴——”沉默已久的通讯器忽然发出声响,直接暴露了Couslon的位置,搞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巡逻的士兵一下子找到了目标,直奔Couslon的藏身地。他正要有所行动,空气的撕裂声阻止了他,随之传来的是躯体落地的两声闷响。

借着探照灯惨白的光,Coulson看到,那两名巡逻兵的身上,分别插着一支通体漆黑的箭矢,箭尾的翎羽还在微微颤动。Coulaon伸出手——“别动。”他同时听到了通讯器和上方传来的两个相同的声音。Coulson抬起头,诧异的盯着倒吊在横梁上的男人。

“你是……”

“Agent Coulson?”对方歪了歪脑袋,没有丝毫歉意的打断了他的话。即使隔着光学校准镜也能感受到的锐利目光让Coulson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Yes?”

“Great.”男人勾起嘴角,轻巧的跃下横梁,落地没有丝毫声音。“I'm Agent Barton。任务取消了,走吧。”说着Barton反手手拔出两支箭矢,在尸体上将血迹擦拭干净,这才插回箭筒,抬腿向外走去。Couslon一愣,旋即跟上了Barton的脚步。

-

“Black Widow,收到请回话。”一出干扰范围,Barton立刻着手调整通讯频道。他静静的听了一会儿,转身面相Coulson:“向西走350米,你会看到接应的车辆。”他面无表情的看着Coulson,不知是不是错觉,Coulson觉得他好像眯起了眼睛。

“谢谢。”他压低声音,旋即沿着对方所指的道路前行,直到他上车的前一秒,Coulson都能感受到对方的视线停留在他的后背上。

-Tbc

——

-

其实……本来国庆之前是打算在学校写个两三章出来的……但我好像低估了高中的作业量[盯着只有二三百字的手稿,叹气]
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啊_(:_」∠)_

-

Exchange(试水)

设定:Clint 和Natasha是后勤(隐藏外勤)而Phil是外勤。

-

写一小段出来看看。

-

-

极度OOC警告!!!

-

——

-

“3分钟后准备行动,Agent Coulson。”

“……Hawkeye,你是在吃饼干吗?”Coulson听着通讯器里传来喀次喀次的声音,一阵无奈。

“是啊。”对方倒也爽快,直接承认了。在Coulosn头顶上方几千米处的昆式里,Clint面对着分成四份的屏幕,看似悠闲的嚼着曲奇,实则一人同时保护着四名神盾高级特工的后背。

Coulson忍住扶额的冲动。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摊上这么个指挥官啊。对此Fury的原话是:“既然指挥官这么不靠谱,当然要派个正经的特工搭档。”Couslon表示自己才不信呢。哪有一边骂人家不靠谱一边把人用得这么欢的。

不过,神盾的两位王牌后勤还真是神秘。Coulson暗想到。除了Fury恐怕没人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吧。自己和Hawkeye搭档一年半,连对方的影都没见过。可这两位的代号可谓是人尽皆知。

“进入十秒倒计时。”咀嚼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沉着的低音。Coulson集中精神,准备行动。

“Agent Couslon,情况汇报。”Clint总感觉有什么不太对劲。“Agent Couslon?”“……沙沙……干扰……诱饵……沙”无线电里传来的句子杂音很重,只能听清零星的几个单词。

“Shit!”Clint盯着屏幕,发现附近并没有可调用的人手。等支援赶来,黄花菜都凉了。而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Coulson陷入险境。

“Nat,能听到我吗。”Clint只得呼叫自己的同僚。“怎么了小鸟?”通讯那端的Natsha一脸诧异,毕竟他们之间的原则是静默,以此避免被锁定。

“我失去Phil的信号了。”Clint一脸凝重的看着屏幕上那个红色的小点闪烁几下,消失了。“稳定信号,调频,让我远程接手。”“你懂我。”Clint迅速的将四名特工还有他自己的通讯一并转接到Nat那里。

“我希望你有带武器?”他几乎可以想象到Nat在通讯那端挑起了眉毛。“当然了,我还穿着战斗服呢。”Clint轻松的应对着同僚的调侃。“飞吗?”“当然了。”他说着固定好箭筒,正了正通讯器和光学校准镜,抓起伞包,从舱门一跃而出。

-

——

Tbc

-

In the Darkness (PWP一发完)

憋了三周,总算是搞完了,其实我就是为了最后一句写的这篇你信吗。

时间线:纽约大战后。

意识流有,OOC有?

————————

他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在哪里,亦或他是谁。

他很冷,四周只有幽蓝色的冰层。他用力扬起头,后仰到几乎摔倒,却只看见那些冰壁向上,再向上,最后隐入黑暗。上头是别想了。他摇了摇头,沿着脚下漆黑的小路慢慢走着。

这里没有太阳,唯一的光源来自冰层。幽蓝色的光打在他脸上,冲进他的瞳孔,似乎要将他的灵魂占据。他停了下来,转身,看向来时的路。路的两旁已是漆黑一片。他深吸一口气,开始奔跑。

黑暗,就跟在他身后,一如他忠诚的影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已经奔跑了一个世纪,呼吸之间已然带上了铁锈味。但当他向后望去,黑暗,依然紧跟着他的步伐。他有些慌乱,一个踉跄,向旁边栽去。

半晌,他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在诡异的漂浮着。他的身后是那条漆黑的小路,小路和他只隔一层半透明的膜。他脚下发力,来到膜的边缘。他犹豫了一会儿,伸出一只手,探向那层膜。他盯着手臂边缘泛起的层层涟漪,终讪讪地收回手。说实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期待些什么。

他在原地转了半周,惊喜的发现不远处有个小男孩,似乎正在练习什么。他激动飘过去,冲那男孩挥手,大喊,后者却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让他心里咯噔一声。他伸出手,在男孩眼前挥动,对方连眼都不带眨一下。原来他只是个旁观者。对此他只能苦笑。

他环顾四周,发现一切都蒙着一层淡蓝色的雾,阻碍着他的视线。男孩练习的是什么?他眯起眼睛,努力捕捉雾中模糊的轮廓。那是……弓吗?不知是错觉还是怎的,雾好像淡了一些,他可以看见男孩沙金色的头发不羁的上翘着。正当他想看看男孩的面容时,浓雾中传来一声怒吼,着实把他吓了一大跳。“Clint.Barton!你又搞砸了!”随着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他被抛了出去。
“唔……”他捂着自己的脑袋,晕头转向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等到恢复平衡后,他短暂地整理下自己的思绪。

“弓箭啊……总觉得很熟悉呢……”他砸了咂嘴,勾了勾手指头。“Clint·Barton……又是谁呢?”他向冰壁看去,试图通过倒影来看清自己的样貌,却只能透过它们看到里面的内容。“如果按照小说的套路来走,那我大概就是Clint了。嗯我真聪明。”Clint·暂且就这么叫吧·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但是一点都不高兴·Barton叹了一口气,有点颓丧的继续向前走。

这一次,冰壁的透明度强了些,Clint只是站在小路上就能看到里面的内容。这倒是挺省时间。他点了点头,一路看下去。

只一眼,Clint发誓。他只是余光瞟到了那个黑色的身影,就再也挪不开视线。在冰壁中的他被用麻醉枪放倒之前,那个男人黑色的西装,和毫无歉意的“抱歉”,让他当场立在原地。

-

『复仇者大厦   医疗翼』

“滴——”连接在中央男人身上的一起突然发出尖锐的声响。守在旁边的红发女特工一跃而起,按下呼叫铃后面色凝重的看着男人微微皱起的眉头,她盯了一会儿,却发现对方丝毫没有要醒来的意思。她叹了一口气,毕竟有些事情不能强求。

这是Clint被从九头蛇手中救出一个月后第一次动静。

-

Clint呆呆地看着西装男人,半晌,他转过身,奔跑起来。“快点儿啊,在哪里啊!”他看着身边重重叠叠的冰壁和步步紧逼的黑暗,不由得心急起来。“拜托了,别被吞掉啊。”Clint咬了咬牙,向冰层集中的地方冲了过去。

-

“我说,小鸟刚刚真的有动静了?”Tony看着安安静静躺在再生舱里的Clint,不由得挑了挑眉。在他身后,是复联的其他成员,以及一个Agent Coulson。是的,Coulson没死,毕竟神盾总会有些黑科技来拯救这些过度劳累而导致发际线后退的探员们不是吗?

“你可以让Jarvis放录像给你看。”Nat不失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好了。”Steve将Tony没说出口的话挡了下来,换得对方的瞪视。“我相信Nat是不会在这件事上开玩笑的。Dr.Banner麻烦先看下Clint的情况吧。”Steve转向Bruce,对方点了点头。

-

Clint不知疲倦的奔跑着,事实上,他从未感觉自己的身体如此轻盈。“终于。”他停了下来。“找到你了。在他的面前,是一整块晶莹剔透的紫水晶。它所散发的光芒连那些冰壁都被逼退了三尺。他深吸一口气,极为郑重地伸出左手,缓缓贴在了上面。

-

“滴——”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仪器又发出了声响。持续的尖锐的声音似乎要将众人的耳膜穿透。屏幕上的各项数值剧烈的波动着,可正中间的人还是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

Clint愣愣的看着,所有视线的中心全部聚集在那个男人身上:工作时一丝不苟的样子,休息时安静疲惫的样子,面对烧焦的饭菜时手足无措的样子……Clint勾起嘴角,看着记忆中的自己在清晨时刻,伸出手指描摹对方的脸部线条,旋即被对方一把捉住,扣在胸前。他不由得轻笑出声,正如画面中的自己所做的。他感到一种熟悉而温暖的感情充斥在胸腔之中。“Phil.”他轻唤出声,任由一种奇异的情绪将自己包裹起来。

-

就在数值越来越活跃的同时,众人无不惊讶的看见,许久没有动静的Clint,嘴唇忽然翁动了一下。“Jar,我们的小鸟在说什么?”Tony放弃般的转向天花板。而这次,处理功能一向强大的Jarvis难得出现了卡顿。半晌,Jarvis才用一种干巴巴的声音回话。“恐怕Mr.Barton说的是‘Phil’,Sir。”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盯着Coulson,一时间,整个病房中只剩下仪器的滴滴声。

“Agent Coulson,不打算解释下?”还是Tony最先打破沉默。Coulson的眼神躲闪着,却始终盯着Clint。就在他深吸一口气,打算将一切和盘托出时,仪器们发出了另一种,与正常工作截然不同的声响。同时,屏幕上各项生命指标都在飞速下降,心率更是跌落到了40。可以看到,Clint的皮肤下,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幽蓝色,一如Loki的权杖。

-

Clint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他吸了一口气,看着Phil无力地倚着墙滑下,静止的血液一瞬间涌向头部,令他的脑袋嗡嗡作响。紫水晶一下子崩碎开来。
是他的错觉吗?那些冰壁似乎在向他聚拢过来。也许吧。Clint闭上眼,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思考了。

“Clint.”他啪得睁开眼,诧异的盯着黑暗深处。骗人的吧。“Clint.”那个声音有一次传来,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决。

Clint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抬起脚,义无反顾的踏入黑暗,奔跑起来。

他想起来了,他已经许久不曾惧怕过黑了,他有了一道光,一道总能引领他脱离黑暗的光。

意识回归的过程总是痛苦而漫长,Clint感觉自己像是在坠落,耳边一片嘈杂,声音却又模糊不清。

他费力的睁开眼睛。

然后,看见了他的光。

探鹰超短小段子

这个事情真的在学校里发生过,同年级的另一个班。听说当时整个班都炸了QWQ




悄咪咪说一句,才不是看tag太冷清才发出来的呢[傲娇脸]





-

又是阳光灿烂的一天,只可惜我们的主角大早上就在吵架。

“……你脑子里有病!”被Phil的毒舌堵到脸都涨红了的Clint半天才憋出来这一句初中生吵架才会用的话。

“我脑子里有你。”Phil批着手里的报告头也不抬的回到。

“……”Clint一下子不说话了。他的脸还是红的,不过这次不是憋的了。



然后?然后两个人就和好了啊[摊手]

拖到了开学终于能来看小蜘蛛了!
我容易吗我😂😂😂

大玉米嗯真形象😂

你们郑州人真会玩😂

有点小热啊,听说前几天四十几度?

探鹰存梗

重刷了悠博的一张吸血鬼和狼人的探鹰图之后产出的脑洞,先发个背景存一下QWQ



设定是中庭存在三个种族:人族,兽族和半人精灵族。其中高级的兽族属于半人精灵族。人族所占的陆地位置最大,其次是兽族,最珍稀的是半人精灵族。龙族属于阿斯加德种族,并非大陆原生,因此中庭最强大的种族是狮鹫一族。他们的祖先虽属于冥界三大巨头之一,但经过上万年的演变之后,他们的力量已经由纯粹的黑暗转变为亦正亦邪。狮鹫族人生来就属于半人精灵,除了背后的翅膀外与人类的相貌没有任何区别。吸血鬼属于半人精灵族中的暗精灵一族,原居住于瓦特海姆。自创世初该隐之后,吸血鬼的种族逐渐扩大,他们开始免疫阳光,将自己隐藏在人类社会当中。



*这里的神盾大概类似于混血种族的收容所?(误)
其实是神盾的特工大多都是混血种族,同时被父母双方的种族抛弃的那种?


复联众人的设定容我再想想[捂脸沉思]


卤蛋局长的设定一定是龙!!![被拖走]



差点忘了,极少数人之间会存在通感,他们彼此之间互通情绪和感知。通感会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触发。




主页订阅的所有tag都更新了,除了我大探鹰😂这是逼着我割大腿肉啊😂😂 @悠博 我好想你啊😂😂😂










占tag致歉

我为什么手贱搜了对口型大作战QAQ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探员QWQ
辣眼睛啊……

今天,我爸我妈忽然变成了我的学哥学姐hhhhhh😂